白子 | 第一章 白子-皞離

窗簾縫隙照進一線紅光,女人雙眼綁著繃帶、一頭柔順銀白的髮絲灑落在狹窄的單人床上,掛在棉被外是一隻雪白近似雪色、纖細的手。

「皡離起床喝下午茶啦!你最喜歡的妖鬼又出現了,是時候醒醒酒啦!」煬日一腳踢開大門,拉開窗簾後,夕陽照亮了一個稜角分明的臉龐,和率性笑容違和的是男人右太陽穴至右肩巨大傷疤。

「嗚…吵死了!」抱著宿醉痛得要死的頭,名為皡離的女人從照不到陽光的床上坐起,順勢點了一根菸問道「是什麼妖鬼?」

「哇~抽那麼多菸,遲早得肺癌。吶,資料在這裡,這次是在市中心滿近的,趕快準備準備我們晚上就得解決。不過妳不穿件褲子嗎?只穿著小可愛睡衣跟內褲,也對我太放心了吧!」煬日隨意地坐在沙發上,看了看眼前的美景,吹了聲口哨。

「得了吧!你床伴那麼多怕是還用不完吧!我擔心你提槍上陣不舉,眾多床伴會哭成淚海啊~身為關心你的小師妹真的擔心你遲早精盡人亡啊!」皡離自在的起身,走到煬日身旁坐下,不甘示弱的反唇相譏,「說吧,什麼事件。」

錦莉大道206號,三級凶宅。48歲應天祥因長年求職不順,窩居在家沉迷線上遊戲,妻子陳婉君半年前離家出走不知音訊,應天祥在三個月前於屋內上吊身亡,死亡後直至屍臭飄散才被發現,警察破門而入後,兩人3歲幼子伴屍多天且骨瘦如柴,目前已交由社工安置。

皞離邊聽著邊習慣性的輕撫手腕上的傷疤。為保護白化症影響的雙眼,皞離雙眼終年綁著繃帶,因本身對氣流的感受敏銳,即便是無法用眼睛視物也能生活無阻,但對於閱讀還是不行的,兩人合作十多年來,關於事件的背景,大多都是由煬日口頭告知。

「所以,我說煬日,這房子什麼問題?」聽著連續劇般完美設定般的悲劇,皡離吸了一口菸,漫不經心地問。

「這不是因為房子變成兇宅沒人敢住,這幾個月常有年輕人跑到房子試膽,結果不是被嚇個半死,就是去試膽的人互相攻擊,好幾個重傷住了院,錄了口供又說不記得,蔡老頭沒辦法才叫我們去處理的啊!」煬日點了一根煙接著抱怨「你家好歹放個招待客人的水果或吃的吧!每次到你家我都快餓死了,光抽菸多乏味啊!」

皞離想著又是蔡老頭,要不是煬日在幾年前意外救了他,現在也不會一直管這麻煩事。雖說收妖收鬼不是什麼大問題,總是被警察掛念感覺就很差了。不過這次事件聽起來單純是怨靈作祟,應該沒必要自己也跟著去才是。

「想吃自己買。」皡離瞥了一眼煬日「這種事件需要我們兩個同時到場解決嗎?這應該是那個叫應天祥的在作亂吧!把他收了不就行了!這你一個人也行不是嗎?」

「欸,這不是殺雞用牛刀嘛!我是師傅底下第一人耶!反正都得兩個人一同行動,你就讓我巴著,順手收收鬼唄!」煬日靠向皡離,挑逗的勾了勾她的下巴誇張的為自己辯白。

「要不是你像個行走的陽具又男女通吃沒人要跟你搭檔,我用得著這麼倒楣嗎?收收你那外溢的費洛蒙,我性冷感。」皡離一拳打上卻落空後,慢吞吞地熄菸起身,走到浴室刷牙,「現在太陽太大了,叫點外賣等晚上再出發!」

[夜晚]

「皡~離~啊~你會買兇宅嗎?」煬日走進房子,感受到迎面而來的怨氣氣壓吊兒郎當的問。

「你腦子有屎?我買了還會是凶宅嗎?妖鬼怕是躲不過一天吧!」皡離邊環顧四周邊說,「這怨氣挺大的,但感覺有點奇怪,這陰氣怎麼有點…不純?」

妖、魔、鬼、怪,因不是人類而缺失情緒,若有妖鬼作亂,通常能感受到的。多為近似的情緒。但走進房子後,是股以憤怒積累而成的壓迫感,但壓迫感中除了憤怒的情緒以外,還違和的有一絲恐懼,這兩種相悖的情緒不該同時出現在單一妖鬼身上,除非…。

「唉唷唉唷~急什麼,咱們再多晃一會兒,就會有『人』出來解釋啦!」煬日隨手撿起一張照片,看著照片上笑得無憂無慮的三人說,「皡離這有張全家福耶,這應該是應天祥他們一家吧!」

煬日描述著相片中的男人一臉憨厚,笑得靦腆,身旁的妻子抱著一個小孩,一家三口看起來溫馨有愛。

「小心!」皞離往後退了一步提醒著「你說的『人』來了。」

「照…片……還給…我」伴隨在屋內飄盪的怯懦女聲,房子開始慢慢地搖晃起來,黑色的髮絲緩緩爬滿牆面,濃厚的血腥味與深沉的恨意撲面而來,突然,照片上的女人穿著白紗在眼前溫柔的笑著。隨著笑容逐漸拉大,房子的搖晃越發嚴重,女人的表情也漸漸變得痛苦,眼眶充滿黑色血水,而黑色如蜘蛛網的血管漸漸侵略了全身,身上的白紗也一點一滴地被染紅,「從…我家…滾…出去…」女鬼喑啞的喊著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